首页 > 师姐们都是病娇,吃软饭怎么了 > 第65章 天道神罚?退下!

我的书架

第65章 天道神罚?退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既然这样,那就赶紧给师姐的力量进行封印吧!”林修催促着。
宫天云也没有在拖延。
不过她也没想着要尽力帮助青云宗的人。
只是赌约输了,履行约定罢了。
他们开始行动起来,分析起柳婻身上的封印。
很快就找到了相对应的办法!
开始布置阵法,于一个时辰后,开始封印力量。
只要柳婻身上的这股妖狐力量被封印,这苍穹之上的神罚便会直接消失掉,直到下次她继续破开封印,才会再一次袭来。
她既然选择了留在下界女尊大陆,就注定要受到神罚!
除非她以一个人类的方式活着,才不会受到波及。
........
一座玄云山峰之上。
夜萝看着苍穹之上的威压,惊叹道:“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变态的禁术!能引动别人的天劫,真是一股害人不浅的力量。”
那神秘女人传来一阵阴笑,“可惜了泠婉月已经过了渡劫的修为,不然我只需一道秘法,便能将她杀死于天劫之中。”
“开始吧...”
她说的这个秘法,是一种能引动天劫的秘法。
如果是有人在渡劫,但这个人渡劫的胜算是百分百!
可如果她偷偷潜入这人的渡劫区域,然后使用这道秘法,便可将这场渡劫的威力提升数倍,甚至是大大加快开始的时间。
只要能学会这道秘法,就可以成为渡劫终结者!
能轻松杀死任何一个在渡劫的人。
而导致渡劫的,也并非是突破修为。
只要力量过于强大,达到了一定的层次,就会引发天劫。
而此刻,在宫天氏族的圣地中。
.......
“这妖狐的力量,果然恐怖如斯!”
“好在上一代族长留有这道古老的封印术,正好能压制得住这股力量的溢出,看来...”
“这神罚终于要退下了。”
柳婻打坐在圣地的中间,四周也盘坐着许多宫天氏族的弟子。
林修和青月则站在圣地外,抬头看向神女峰上空的那股威压。
威压的气势在渐渐变弱,雷云也开始退去。
这一刻,仿佛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一股道神秘符文也在柳婻的右手心中浮现。
彻底将她体内的妖兽力量封印了。
上界天道布置在人间的神器,顿时消失了狐妖力量的捕捉。
就连已经准备好的神罚天劫,也在这一刻消失了。
柳婻缓缓睁开双眼,抬头看向苍穹之上。
“终于结束了吗...”
“看来,以后我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不能妖兽化了。”
“终于能和弟弟一起开心的生活了!”
“我要给弟弟做好吃的,做好多好...”
柳婻话音未落,顿时就止住了。
宫天云也在这一瞬间紧皱起眉头。
“怎么可能...”
“妖狐的力量不是封印住了吗,这神罚怎么还!”
她抬头看向苍穹之上,刚刚退去的威压又回来了。
甚至,直接就进入了预备的阶段。
金色的天道神雷于苍穹之上凝聚!
这股天劫的威压,甚至超出了刚刚退去的那股威压的十倍。
轰!!
仅仅只是预备阶段,神雷于苍穹之上发出的震响就传递着整座神女峰,乃至于整个大夏国。
此天劫一旦落下,别说挡下了。
恐怕整个神女峰,都会被夷为平地!
柳婻眉头紧皱着,额头上流下冷汗。
“怎么会...”
“力量不是已经封印住了吗,这神威怎么又出现了!”
“而且这威压还变得这么强...”
“难道,我今日真要死无葬身之地吗!”她拳头紧接着。
想直接打开刚刚封印的力量,使出九尾之力来硬拼这股天劫!
要是躲过去了还好,要躲不过,就灰飞烟灭。
“我到底该怎么做...”她看中手中的封印印记。
而此刻,林修也真正的感受到了这神罚的恐怖!
青月在一旁也是瞪大双眼,这种场面她也是平时头一次见。
“林修,我们赶紧离开吧!”
“现在走还来得及,不至于被波及到。”
“若是在晚一点,天劫落,大家都得死!”
青月一把拽住林修的手,想带他离开。
但他却撒开了青月的手,“不...”
“我怎么能放任师姐于危难中不管不顾。”
青月愣住,“你不走,那我走了!”
“以后掌门若是问我,我便说是你不愿离开。”
“和我没关系!”
她转身便操控灵力腾空飞去,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宫天氏族的领域,这威压,别说是宫天氏了,得离开神女峰啊!
就连宫天云,也召集起家族的人进入防御状态。
那些觉醒了神眼的家族强者,也都在此刻纷纷站出来!
使出‘天道逆境’之术来改变家族的命运,直接修改了这道神罚对家族的危机。
同时开启神门,带领族人进入神域空间避难。
只要‘天道逆境’成功施展,哪怕这股威压毁灭了整个宫天氏族,家族的命运也不会消失。
“林修,你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少年!”
“若是不想死,可与我一起进入神域躲避。”
宫天云也不敢待在这里了。
但临走前,也邀请了林修一起离开。
虽然他是青云宗的人,可宫天云并不讨厌他。
甚至对他的命运很感兴趣!
不想让他死了,想救他一命。
林修现在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恐怖的威压将圣地都撕裂了!
宫天云见他还往柳婻那边走去,便也不再相劝。
召唤出神门空间,直接消失在原地。
所有人都离开了,只剩下林修还在原地。
柳婻已经感受到,自己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在她走出青丘之境那天起,她就预料到了自己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弟弟!”
“你...你快走吧!”柳婻难得的改变了心智。
她原本的计划中,是打算死也要和弟弟一起死的。
但当她真正陷入危难时,只有弟弟一个人还想着保护自己,柳婻便动了恻隐之心,不想让他死了。
不过这也并非是她真正的自己!
真正的她,还是希望弟弟能一直在自己身边的。
不过,只是恻隐之心动了罢了。
林修一步一步走上圣地,一把抓住师姐的手想带她离开这里。
但柳婻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