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57 进击的预言家日报

我的书架

057 进击的预言家日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斯莱特林纯正后裔的衰亡史!被埋藏半个世纪的真相!】

  这是今天预言家日报的头版头条,杰瑞饶有兴趣地将之看了一遍,发现它一反常态地采取了不记名的形式。

  不过,从这熟悉的文风和所涉及的私密来看,炮制此文的人毫无疑问就是丽塔·斯基特。

  【被粗暴逮捕的古老名门、血统背叛者的胡作非为、麻瓜终究是靠不住的……罪大恶极的弑亲逆种、被蒙蔽的魔法部、知而不报的邓布利多,以及来历可疑的特殊贡献奖。】

  杰瑞简略地概括出了这篇报道的主要内容,直觉得内心好似跑过了成群的羊驼。

  虽然他在故意向变形成甲虫的斯基特泄露相关情报时, 就猜到对方一定会罔顾事实、恶意加工,但如今亲眼看到了实际产物还是感觉非常生草。

  和过去她笔下的其他文章一样,丽塔·斯基特在披露所谓‘真相’时,混入了成篇的谎话,最后还进行了漫无边际的‘猜测推理’。

  这名‘不具姓名’的预言家日报记者,以不久前的冈特老宅凶杀案为入手点,先是高度赞扬了当时负责跟踪报道的‘同事’,随后才转回了冈特家族的往事, 由此开展了一系列的胡编乱造。

  打头阵的是一段看似无关紧要的论述——冈特家族百年来的姻亲关系, 记者声称就此事询问过英格兰魔法界所有的纯血家族,均没有得到肯定答复。也就是说,不久前被霍格沃茨录取的冈特必然‘血统不纯’。

  显然,斯基特非常记恨杰瑞的所作所为,变着法的给他找麻烦。不过,杰瑞也没兴趣给自己挂一张品种证书。

  紧随其后的则是一起旧案重提,笔者以另类的角度带读者重温了一桩过去的案件——执法者鲍勃·奥格登于六十余年前传唤嫌疑人莫芬·冈特,最终却将冈特父子一并逮捕。

  在斯基特的笔下,奥格登作风粗暴酷似巨怪,冈特父子仓皇无助犹如羔羊。两边的人物形象与实际相比,不能说毫不相干,只能说简直是颠倒了过来。

  杰瑞表示非常想要吐槽,一段执法者突遭袭击、狼狈逃脱、摇人过关的丢人经历,硬是被写成了耀武扬威的暴力执法,这还真是有够魔幻的。

  接着, 斯基特顺理成章地加工起梅洛普与里德尔父子的故事。从用词来看,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笔下人物的隐藏身份,也没有去费劲地挖掘故事背后的真相。

  【在冈特父子被粗暴地逮捕后,这个古老名门只余下一个名为梅洛普的女孩独居在家。各位读者可以想象,孤零零的她该有多么彷徨无助。】

  【很不幸,横遭厄运的梅洛普被当地一个有钱麻瓜盯上了。此人名叫汤姆·里德尔,在麻瓜之中都风评甚差。他趁虚而入,无耻地诱骗了这女孩,却在她怀孕后将之无情抛弃。】

  【显然,麻瓜终究是靠不住的。在这方面,我们有太多例子可以来证明了:比如那个出卖了朵喀斯·十二树的美国麻**托罗缪·巴波,他的所作所为至今仍在困扰北美魔法界。】

  【意识到自己遭遇欺骗的梅洛普,无颜返回家乡、面对家人。于是,她独自在外生下了腹中的孩子,随后绝望且凄惨地死去。】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父亲马沃罗·冈特在被释放后不久,就离开了人世。拖垮这位老巫师的缘故,是记挂这个音讯全无的叛逆女儿,还是担忧仍被囚禁的可怜儿子,我们并不知晓。】

  【但是, 所有理智的巫师都应该从中看出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们不能再被麻瓜表面形象迷惑了——背叛自己的血统、抛弃身为巫师的荣耀, 是必然不会有好下场的!】

  【虽然梅洛普已经为她一时的愚行付出了代价, 但冈特家族的苦难尚未结束。她不仅在死前生下了一个男婴,还冥顽不灵地用那个不负责任的麻瓜的名字来为孩子取名,为自己的家族种下了致命的祸根。】

  【这个男孩在一所麻瓜的孤儿院长大,于十一岁时被霍格沃茨录取。经笔者潜入调查,将这个逆种带入魔法世界的,正是大名鼎鼎的阿不思·邓布利多。】

  在此处,斯基特还信誓旦旦地给出了真凭实据——一张会动的魔法照片:在被翻开的羊皮纸卷宗页面上,清楚地写着一行行的人名。

  其中,与汤姆·马沃罗·里德尔对应的正是阿不思·邓布利多,这是当年非魔法家庭出身新生的联系表。

  【在校期间,汤姆·里德尔表现极佳,不光在各科目均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还习得了包括黑魔咒在内的大量魔法,甚至在七年级时被评为了男学生主席。看上去,他是一个数一数二的好学生。】

  【但在汤姆·里德尔光鲜亮丽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凶猛乖戾的毛心脏。更加不幸的是,梅洛普留给他的名字,成了他发泄嗜血冲动的渠道。】

  【顺着名字这一线索,汤姆·里德尔返回了父母的故乡。出于逆种的肮脏、残忍天性,他以阿瓦达索命咒杀死了亲生父亲、祖父祖母,又将此案嫁祸给舅舅莫芬·冈特,令其惨死于阿兹卡班,属实是恶人中的大恶人。】

  与开端相比,这篇报道的中间部分倒还算好。至少在抛去预设的立场色彩和颇具煽动力的修饰后,此文与杰瑞之前披露的健全版‘真相’相去不远。

  就是诸如‘逆种’、‘血统叛徒’等偏向性词汇多得过头,看的时候实在跳不过来。

  不过,再往后的内容到底还是故态复作了——斯基特不出意料地像往常一样进行了‘大胆猜测’,其幅度堪比美乐宗坐敞篷车,属实是脑洞大开了。

  【天性狡诈的汤姆·里德尔为嫁祸栽赃做足了准备,成功地骗过了傲罗们的眼睛,但还是没能瞒过邓布利多。事实上,笔者的消息来源与邓布利多本人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于不久前私下里向他人透露了此案的内情……】

  【令人困惑的是,邓布利多当年竟然没有将此事公之于众,反而任由斯莱特林的纯血末裔在阿兹卡班含冤而死。难道,是他那时就已经老糊涂了吗?】

  【联想到这位大人物一向所持的立场,我们或许可以得出另一种结论:保持缄默,不仅可以断送一个他不喜欢的纯血家族,还能保全霍格沃茨师生和混血巫师们的形象……】

  【更加令人恐惧的是,汤姆·马沃罗·里德尔十分诡异地获取了‘对学校特殊贡献奖’,霍格沃茨并没有给出详细的解释。难道,……】

  和前面的新生联系表一样,斯基特在此段旁边附加了魔法照片——金色奖牌孤零零地躺在陈列柜里,上面铭刻着凶手的姓名,却没有在旁边列出具体说明。

  再往后,还有更离奇的猜测。

  【据笔者调查,汤姆·里德尔这个阴险的逆种,在以非常优秀的成绩毕业后,莫名其妙地拒绝了多份体面的工作,跑去翻倒巷里的一家商店打杂。】

  【这个逆种到底是在恐惧什么?竟然做出这种反常的选择!笔者并不知晓他内心的想法,只是惊讶地发现他在数年后无声无息地消失了,究竟是逃亡出走,还是被某人抹去了呢?】

  文章的最后,匿名记者发出了号召,呼吁魔法界的精粹——纯血巫师们联合起来,提防那些像汤姆·里德尔一样的危险分子。

  杰瑞对此十分期待,他很好奇,伏地魔看到这则报道的时候,究竟会怎么想?

  愿梅林保佑斯基特,别让伏地魔想起除了‘啃大瓜’之外的黑魔法。不然,场面一定会非常刺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