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31 对校长唯唯诺诺

我的书架

031 对校长唯唯诺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摆满了零碎玩意的办公室内银光闪烁,学生与校长围绕着冥想盆交流各自的想法。

  “在那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杰瑞再次明知故问,这大概也算是穿越者的基本素质之一吧?

  他当然清楚这起乡绅之子与女巫‘私奔’事件的后续剧情:

  梅洛普在受孕后,就中止了自己的下药雷普行为。也许,是她没钱购买原料了;也许,她误以为肚子里的孩子会是一张稳赢的王牌;也许,她傻到以为受害者会因为她的超痴女级犯罪行为而反过来爱上她……

  总之,倒了血霉的老汤姆,在从迷情剂的药效中清醒过来后,理所当然地逃之夭夭。差点被吓疯的他,将与梅洛普相关的一切都视为噩梦,只想远远地甩开,自然也就没有打听过她和孩子的结局。

  直到汤姆·马沃罗·里德尔返乡‘探亲’为止……

  “后面,是一个更加可悲、血亲相残的故事。”邓布利多看上去也很悲哀,他脸上惯常的微笑消失了。

  “老汤姆离开后,还怀着身孕的梅洛普万念俱灰,在一个寒冷的冬夜死了。在临死之前,她生下了孩子,并将之托付给了一家孤儿院。”

  “梅洛普的遗言是孩子的名字,汤姆·马沃罗·里德尔。”邓布利多意味深长地说道,他边说边坐回了椅子上,双手十指交叉。

  “这孩子沿用了生父的姓名,中间名则是外祖父的名字。”杰瑞装着低头思考了一下后,说出了答案。“听起来,梅洛普是希望里德尔家或是冈特家,能来找这个孩子。”

  “大概是这样。”邓布利多叹了口气,他也觉得这很可惜。“没人去找这个叫汤姆的孩子,他只能待在孤儿院中,直到被霍格沃茨录取。”

  说到这里,邓布利多的表情变得很严肃,声音也沉了下去。

  “应该是在第七学年的时候,汤姆·马沃罗·里德尔顺着他自己的姓名找回了小汉格顿……”

  杰瑞知道后面的内容,伏地魔亲自表演了一出手撕户口本的绝活,‘孝’出力量,‘孝’出强大。

  “校长,您说得很对,这是一场悲剧。”杰瑞点头赞同,这并不仅仅是附和,也是他内心的真实感想。

  所有被牵扯进这个真实故事的人,都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故事的主要角色——冈特和里德尔们更是相继横死。唯一损失不大的奥格登,仔细想想也是平白无故地吃了好几发恶咒。

  这要不是悲剧,那什么才算悲剧?

  “你是否介意说一说自己对他们的看法,莫芬、马沃罗、梅洛普和汤姆,你怎么看待他们的所作所为与最后的结局?”

  邓布利多缓缓开口,他想更进一步观察杰瑞的反应,揣测其内心世界。

  一方面,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很难消散,尤其是眼下这种涉及到魂器的情形。另一方面,眼前这孩子的天赋过于出众,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多加关注。

  对此,杰瑞心知肚明,并不意外。

  ‘要装乖吗?流下几滴鳄鱼的眼泪,好好表达一番自己对他人的同情心?’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杰瑞甩了出去。且不提这么搞,后续的操作会很麻烦,他过去在邓布利多面前的种种功利化表现,也没法和这种人设配套。

  还是自然一点为好!

  “挺尴尬的。”杰瑞摇了摇头,态度颇为冷漠。“三个冈特先后犯罪、差点就能在阿兹卡班里举行家族聚会了,这场面实在很难看。”

  闻听此言,发问的邓布利多也很尴尬。仔细想想,两人凑在一起都可以开场狱友家属座谈会了。

  邓布利多的父亲珀西瓦尔也是死在阿兹卡班的——那个可敬的男人亲手为被伤害的女儿报了仇,并因此入狱屈死,作为儿子的他至今仍然未能释怀。

  短暂的沉默过后,邓布利多指着冥想盆低声说道:“是选择决定了我们会成为怎样的人,这段记忆中的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做出了选择,并一路走到尽头,你怎么看待他们的做法?”

  ‘难道要我回答【谢邀,人在小汉格顿,刚下飞天扫帚】吗?’杰瑞很想吐槽,但他还是按住了自己躁动的心,规规矩矩地回答校长的问题。

  “他们当时的行为是自身性格、观念与外在环境相交互的结果:莫芬和马沃罗性情暴躁、缺乏理智,于是先伤人后拒捕;梅洛普在家中过得很糟,内心既自卑又偏执,所以一抓住机会就想逃离,做起事来也是不择手段;至于老汤姆,莫名其妙地被人下药雷普,他后面的反应倒是没什么可奇怪的。”

  杰瑞先是扯了一大通话,趁机理了理思路后才说出自己的结论:“综上所述,我觉得这三个冈特的做法固然错误,但并不算奇怪,一举一动都很符合他们的人设。”

  “所以,要是换成别人来的话,那肯定会有不同的答案。”杰瑞指向自己,“比如我,就不会像他们那么搞。”

  这一次,他不用校长催促,就继续说了下去,情绪也随之升腾起来。

  “假如我是莫芬和马沃罗,我坐视不会冈特家族衰败得像是流浪汉,哪怕只是用蛇佬腔来驯养蛇类宠物,也足够维持正常的生活开销了。”

  “假如我是梅洛普,我不会为厌恶自己的男人发疯,去做个药剂师岂不是更好?”

  “假如我是老汤姆,我大概不会离开梅洛普母子。”杰瑞顿了顿,“当然,不是父爱、责任之类的原因,而是与欺骗、侵害相对等的报复。”

  “既然知道梅洛普是个女巫,我一定会先设法向她学习魔法,同时密谋报复;等到发现魔法需要我所没有的天赋后,我应该会尝试利用她的魔法来为自己服务,直到榨干为止。总之,我绝不会灰溜溜地一路逃回家里。”

  说这些话的时候,杰瑞尽力表现得很激动,好让它们看上去更像是心里话。其他姑且不论,关于老汤姆的假设就已经够扯了,听上去简直是魔法界牛郎传奇。

  杰瑞能说出这话来,一是因为被下药雷普的人不是他自己,他站着说话不腰疼;二是由于这个世界里梅洛普的形象要比原著中的好很多,更接近同人电影《冈特家族:伏地魔起源》里的样子——一名阴郁的暗黑风格美貌女巫。

  听完学生的这番长篇大论,邓布利多头痛得很。反复接触下来,杰瑞被魂器附身的可能性很低,但他性格方面的问题还真不小。

  ‘希望接下来七年的校园生活,能让这孩子有所改观。’邓布利多打算暂且将这个问题推后,眼下霍格沃茨城堡内还有更加棘手的家伙等着他处理。

  “杰瑞,我看今天下午就先到这儿吧。”邓布利多笑得有些无奈,“晚餐时间就要到了,我记得你明天课程表排满了,还是好好休息吧。”

  没错,由于主力教授们往往需要教导多个年级的学生,霍格沃茨的课程安排并不怎么匀称——斯莱特林一年级生们,在周二和周四都各有四节课。

  “好的,校长,再见。”

  杰瑞说完便转身离去,他得回去处理一下自己宿舍里的事,预留的【小蜘蛛群】传回了一些有趣的消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