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征服死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学习吗?杰瑞,这是个很好的主意。”邓布利多眨了眨眼睛,“我有些好奇,你想要跟着尼可学习炼金术,是打算自己创造一枚魔法石吗?”

  “是的,校长。我确实有志于此。”杰瑞坦然承认,这没什么好遮掩的。尽管他脑海中此刻依旧筑着高墙,在墙中排练自己编织出来的青春故事。

  邓布利多并没有时刻开启摄神取念术的窥私怪癖,自然没‘看’到那些被杰瑞精心捏造出来的假象,更不晓得潜藏在假象之下的算计。

  他只是从老师的立场上出发,友善地提醒自己的新学生,“这个想法确实很棒,不过,现在恐怕还为时过早。魔法石作为炼金术的顶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习得其炼成方法的。”

  杰瑞明白邓布利多所言非虚,魔法石的炼制难度绝对不容低估——千年以降,渴求魔法石的炼金术士、王宫贵胄数不胜数,可真正实现了这奇迹造物的,只有尼可·勒梅一人而已。

  但杰瑞并不打算放弃,或者说,正因为魔法石的炼制是如此的困难,他才更渴望获得先行者的指点——相信哪怕只获得些许参考资料,也会对未来的尝试很有帮助。

  “我明白您的意思,我在炼金术上还没入门、连自称初学者都很勉强,与位于顶点的魔法石确实有着非常遥远的距离。”

  杰瑞先是承认自己的不足,接着他话锋一转,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意图。

  “不过,我也没奢望能立刻变出一块魔法石来。这一次,我只是希望能从尼可·勒梅这样的长者身上,获取一些炼金术方面的经验。”

  “当然,如果尼可·勒梅不乐意授课的话,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按他之前提出的方式交易。”他的语气很平静,并不打算为此强求。

  听完杰瑞的答案,邓布利多便不打算继续劝阻了。

  老人之前只是不希望学生对此寄予过高、结果落得失望收场,现在确认了对方心里有数,自然就放下了担忧。

  “既然你已经考虑清楚了,那么我之后会把你的提议转告给尼可的。你这学期可以多去图书馆看看炼金术方面的书,尽量将基础打好。”

  邓布利多继续说,“我想,尼可大概会答应你——他们夫妇在离开前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也许你可以在假期去见他。”

  “那将是我的荣幸——拜访传奇的炼金术士、历史的亲身见证者。”如愿以偿的杰瑞,白皙的脸上流露出喜悦的笑容。

  他自觉地从巫师袍的口袋中取出了复活石戒指,将之递给了邓布利多。

  “既然如此,那么复活石这段时间就先拜托给您了,校长。”

  杰瑞的意思很明白,一事不劳二主,就由邓布利多来转送复活石给尼可·勒梅。

  只是因为学生让校长跑腿这件事,听起来着实古怪,他才没有明说。

  另外,邓布利多之前也表示他想要再借用一次复活石,这下子正好能顺便搞定。

  邓布利多捧起了这枚戒指,凝视着镶嵌其上的复活石,神态一时间显得有些疲倦。

  “这是第二次了。”老人叹了口气,却没立刻激发复活石,而是询问起杰瑞来。“你有想好要交换的条件吗?”

  果然,他并不打算白嫖。

  这倒也没什么奇怪的,邓布利多一生中经历过比这更多的考验——无论是作为青年时代梦想之一的死亡圣器隐形衣,还是能延续他衰老生命的魔法石,都没能败坏这位老人的原则。

  邓布利多归还了不属于自己的隐形衣,销毁了物主不再需要的魔法石,用行动证明了他在这方面的信用。

  杰瑞沉思片刻,便从自己心中的要求清单中挑了两个出来。

  “我想在学校里组织一个练习魔咒的俱乐部,希望能获得场地支持;另外,我希望能了解更多关于死亡三圣器的信息。”

  邓布利多笑吟吟地摇了摇头,“这两条恐怕并不能算作是要求:在霍格沃茨,学生本来就可以组织协会、俱乐部,只要活动内容不违反校规就行;至于第二条,我很乐意为你讲这些故事。”

  虽然校长这么说了,但杰瑞并不打算白问。且不提有时候免费的东西才是最贵的,他还希望日后能以比较和谐的方式获取老魔杖,自然得经营好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

  “那就把这两个要求折成一条好了,我打算询问的,可不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是更隐秘的情报。”

  “那么,关于死亡圣器,你具体想要问什么呢?”邓布利多没有多做耽搁,直接切入了正题。

  “之前我在《现代魔法史》一书上,看到了初代黑魔王盖勒特·格林德沃的介绍,他所使用的标志和复活石上的纹章一样。”

  杰瑞以此引出了自己的问题,“请问:这就是死亡圣器的标志吗?格林德沃又为什么要以此作为自己的标志?”

  这一回邓布利多没有立刻回应杰瑞的问题。熟悉的名字将他带回了那个无法忘怀的夏天,两个年轻人的残酷梦想与罪恶愚行……

  “是的,竖线代表老魔杖,圆形喻指复活石,最外围的三角象征隐形衣。”

  邓布利多左手捧起复活石,用右手指着上面的刻痕为学生做科普。

  “格林德沃追寻过死亡圣器,我也一样。”他语气萧瑟,低着头继续解答。

  “你已经读过那本《诗翁彼豆故事集》了吧?其中,【三兄弟的传说】就是围绕着这三件神奇物品展开的,虽然原文中并没有直接提到‘死亡圣器’这个词。”

  “是的,我觉得这本书很有意思。”杰瑞点了点头,在他看来《诗翁彼豆故事集》作为巫师的儿童读物,故事中涉及了不少魔法的奥秘。

  比如,【男巫的毛心脏】一章,明显和尖端黑魔法魂器大有关联;【兔子巴比蒂和她的呱呱树桩】则提到了高深的变形术阿尼马格斯。

  “【三兄弟的传说】的寓意很清楚,死亡最终会带走我们。”他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但是,有一些巫师却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想法。他们相信,彼豆在故事中传递出一个隐晦的奥秘——与白纸黑字正相反,只有他们才有足够的智慧参透。”

  邓布利多神色有些无奈,毕竟他自己也曾陷入过这种虚妄的迷信,或者说是迫切的愿望。

  “那就是集齐不可战胜的魔杖、起死回生的石头与永不磨损的隐形衣这三件死亡圣器的巫师,将成为【死神的主人】——不可战胜的死亡征服者。我和格林德沃,都做过这个梦啊。”

  “既然复活石真的存在,且和故事中的描述也差不多,那么另外两件应该也是真实存在的吧?”杰瑞继续追问,“格林德沃有找到其他圣器吗?”

  说完话后,杰瑞将视线从邓布利多身上默默移开,转而投向了那件已经被放进桌上的盒子里的银灰色斗篷,这应该就是传说中拥有无限耐久度的最强隐形衣。

  杰瑞当然知道,这是邓布利多从波特家借来的,格林德沃所搜集死亡圣器是老魔杖,但现在还是如此表现为宜。

  “格林德沃确实找到了,但不是这一件。”犹豫了一会儿后,邓布利多决定选择性的实话实说,“他弄到了一根极其强大的接骨木魔杖,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死亡棒、老魔杖。”

  理所当然的,老巫师并没有点明自己手边的隐形衣就是第三件死亡圣器。

  ‘或许是为了不给原主哈利造成困扰,邓布利多才避而不谈吧?’杰瑞在心中默默猜测,但他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话说到了这里,他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就此中止关于死亡圣器的话题。

  再往下聊,那就直指老魔杖如今的下落了。考虑到老魔杖节操无存的认主规则,这个话题怎么想都有些尴尬。

  “就结果来看,获得老魔杖并不等于从此便能在决斗中百战百胜。”说这话时,杰瑞继续观察着隐形衣,思索其功效永驻的奥秘。

  接着,他冷不丁地开口问道:“校长,征服死亡、成为【死神的主人】是一种什么感受?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您已经集齐了三件死亡圣器了吧?”

  杰瑞的问题并没有令邓布利多太过奇怪,这是很合情合理的推测。

  已知死亡三圣器是存在的,有复活石为证;曾拥有老魔杖的格林德沃,在决斗中输给了邓布利多;办公室的桌子上,此时正好摆着一件隐形衣……

  三件宝物的关联性又是这样的强烈,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这件隐形衣就是传说中老三的宝物,邓布利多已然集齐了死亡圣器。

  ‘或许,这也是邓布利多的目的?’这个念头在杰瑞脑中一闪而逝,他将之藏了起来。

  “不,你想差了。”老人摇了摇头,“我之前已经说过了,这个说法与三兄弟故事的寓意正相反,死亡并不是能靠暴力来征服的。”

  他沉沉的叹息,“死亡圣器,只是一个可悲的梦啊,我们终究不能令人起死回生。”

  邓布利多默认了第三件圣器隐形衣就在屋中的事实,此刻办公室变得分外安静。

  “这样啊。”过了一会儿,杰瑞说出了自己内心此刻的真实想法,“果然,比起并不能征服死亡的死亡圣器,我现在还是更喜欢真的能令人长生不老的魔法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