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黑湖之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悠闲的晚宴时光,最终还是落下了帷幕,在几乎所有学生都心满意足地停止用餐之后,桌上的甜点也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嗯,克拉布和高尔例外,他们看上去还能再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地吃上两席,令德拉科都无语地单手遮住了眼睛。

  校长邓布利多再次站了起来,众人复归肃静,现场气氛从餐厅变回了礼堂。

  “好的,现在所有人都吃饱喝足了,趁着大家还没犯困,我要再向大家说几点注意事项。”

  邓布利多有条不紊地提点众人:“首先,一年级新生务必注意,学校场地边上的那片森林,绝对禁止学生私自进入;我们的某些高年级同学,也要好好记住这一点。”

  说这话时,邓布利多闪亮的目光扫向了格兰芬多的长桌,在韦斯莱双子那里停留了一会儿。

  不过,杰瑞看这对孪生兄弟跃跃欲试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完全没把警告放在心上,属实无法无天。

  ‘连校长的训示都不怕,这已经不是普通学生了,很明显两个都是捣乱分子,一定要出重拳。’见此情景,杰瑞自发地在心里加戏,‘TMD,霍格沃茨是黑巫师老巢吗?’

  等等,好像还真是呢。阿兹卡班作为不列颠魔法界的监狱,里面可是关满了霍格沃茨的校友,都快成了毕业生在魔法部之外的又一进修场所了。

  杰瑞凝视韦斯莱双子,寻思该怎样搞来他们所知的密道情报。

  虽然他之前很应景地吐槽了对方违反校规校纪的行为,但他自己以后也会同样如此,所以完全没有问题。

  ‘话说回来,活点地图现在好像就在他俩手中来着。’杰瑞的眼神顿时‘和善’了起来,这件道具的用处之大自不必多提,显然很有搞到手的必要。

  邓布利多当然不会知道台下的学生在想什么鬼东西,他继续讲话:“其次,管理员费尔奇先生,也要我提醒大家,课间不要在走廊里施展魔法,”

  ‘懂了,就是不要让他看见呗。’许多新生默默吐槽,他们已经迫不及待要学习并运用魔法了。

  杰瑞则在暗暗琢磨,是否要用自己所知道的小秘密来要挟费尔奇为己所用。

  这桩秘密说来也有些黑色幽默,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看门人、城堡管理员,其实是一个可悲的哑炮。

  哑炮出生于巫师家庭,却令人费解的不能使用魔法。因此他们被许多巫师蔑视、欺压,一些纯血家族甚至还会着急忙慌地将哑炮族人除名。

  当然,通常情况下,生下哑炮的巫师父母们,会安排这类倒霉孩子就读麻瓜学校,争取让他们融入常人的社会。

  毕竟,勉强留在巫师社会的哑炮不仅会遭受方方面面的各种歧视、被当作二等公民,还要无时无刻不去忍耐自己无法施展魔法的痛苦。

  伊法魔尼创始人伊索的哑炮女儿玛莎就是如此,尽管她的父母、妹妹与养兄弟们都深爱着她,但她最后还是离开了魔法世界。在他人行使奇迹时,只能做一个旁观者,这无疑是非常痛苦的。

  杰瑞古怪地望向还在演讲的邓布利多,不得不说,对方的许多安排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

  邓布利多将哑炮费尔奇收留在了霍格沃茨城堡,还让对方担任了管理员的职务。于是,这个老哑炮每天都能目睹一群孩子施展魔法,每次都相当于是被正面提醒了自身的残缺……

  或许费尔奇天性扭曲、恶毒,用不着担心环境对他的影响;或许不把这家伙收进霍格沃茨城堡,他就没法生存。

  总之,霍格沃茨城堡的管理员、哑炮费尔奇无比期待能以倒吊、鞭刑等体罚手段虐待犯事的学生,而校长邓布利多既没允许他动手、也没将他打发出去。

  若是让纯血派巫师们知道了,魔法学校之中不仅存在一个他们所不耻的哑炮,还朝思暮想地渴望折磨他们的孩子,他们又会做些什么呢?

  画面也许会很精彩……

  往好了想,考虑到这年头寄宿式学校在内部管理中的阴暗面,以及魔法世界相对于现代社会的滞后性,邓布利多如今的做法或许还算有所改良?

  在更早的时候,霍格沃茨在禁闭、体罚方面的规格几乎可以与西冰库大酒店看齐,绞链、手铐和脚镣是一样也不缺——亚瑟·韦斯莱就结结实实地吃过上一任管理员阿波里昂·普林格一顿鞭子,至今仍令人费解的留有伤疤。

  现如今费尔奇这家伙确实不讨人喜欢,一应行为恶意满满、不能简单地用履行职责来粉饰、概括,但他手头的处罚权限确实变小了。

  直到乌姆里奇篡权,费尔奇才短暂地获取了对犯规学生‘严格审查’、‘土木工程’的权力……

  在杰瑞放飞思绪的时候,邓布利多还在继续演讲:“然后,魁地奇球员的审核工作将在本学期的第二周进行。凡是有志参加学院代表队的同学,请主动与霍琦夫人联系。”

  “最后,我必须告诉大家,凡不愿遭遇意外、痛苦惨死的人,请不要进入四楼靠右边的走廊。”

  听到这条消息,杰瑞收心回神。‘看来救世主育成计划还在继续,就让我也来插一脚吧,毕竟今年的关底奖励确实很丰厚啊。’

  没错,杰瑞对魔法石很感兴趣,好好的宝物何必草率地毁掉呢?简直暴殄天物,他觉得自己应该进行一次抢救性保护。

  某人有意无意地忽略了魔法石销毁事件的内情——这无价之宝是有主之物,而且宝物的主人尼可·勒梅同意将之销毁。

  “现在,在大家就寝之前,让我们一起来唱校歌!”在嘱咐完学生今年的重要事项后,邓布利多决定以歌声来结束这场开学宴会。

  校长此话一出,其他老师的笑容顿时都僵住了。

  不知为什么,霍格沃茨校歌没有设置曲调,歌词也很古怪。这样一来,本就松散调皮的学生们,自然更唱不好校歌了。每次合唱,都差不多是一场听觉领域的灾难。

  邓布利多将魔杖轻轻一弹,里面就飘飞出一条细长的金色彩带,在台下四条餐桌的上空扭出了校歌的歌词,以作提示。

  “每人选择自己喜欢的曲调。”邓布利多笑着发号施令,“预备,唱!”

  于是,一阵诡异嘈杂的魔音响起,拷问起听众的耳朵来。

  只有歌词,没有旋律,每个人都自行其是的结果,就是这么可怕。

  杰瑞对校歌并不感冒,敷衍式的跟着念完。其他人也唱的七零八落,只有韦斯莱双子最为投入,以《葬礼进行曲》的迟缓旋律唱完了全程。

  一曲魔音歌罢,邓布利多揩了揩眼睛,便宣布宴会结束:“现在是就寝的时间了。大家回宿舍去吧。”

  在校长示意大家解散、各回各屋后,四大学院的级长就各自行动起来,领着同学去往所属学院的公共休息室。

  此时从礼堂到门厅的通道自然很拥挤,斯莱特林的男女级长们,带着队伍与格兰芬多们互不相让地挤了出去。赫奇帕奇们无奈地为这两群人让路,拉文克劳则在后方观望,等待人流降低的时刻。

  接着,斯莱特林的新生们顺着地牢之路一路向下,杰玛学姐主动站出来接手了他们。格兰芬多则跟着珀西登上大理石楼梯,赫奇帕奇与拉文克劳也各走各路了。

  在离去前,杰瑞冲着其他三个学院的队伍挥了挥手,纳威、苏珊和赫敏,以及其他与杰瑞相熟的新生,自然是远远地挥手与他作别。

  穿过长长的走廊,众人能隐约地感觉到自己越走越靠下。最终,他们在一堵空荡荡、湿乎乎的石墙前停住了脚步,这里即是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秘密入口。

  “进入休息室需要口令,每两星期会改一次,注意查看公告栏。”杰玛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切记:不允许带其他学院的学生来我们的公共休息室,更不能告诉外人我们的口令。要知道,我们的公共休息室已经有七百年没有让外人进来过了。”

  ‘好吧,铁三角前世还真是达成了一个稀有的成就。’杰瑞默默想道,‘不过,这一回哈利与罗恩应该用不着也轻易做不到潜入这里了。’

  毕竟,没人给他俩熬药了。应该也不会有人被意外石化,急需他们探查真相了。

  “伟业。”杰玛学姐为新生们做了示范。

  随后,石墙的机关被启动,一道隐藏的石门徐徐敞开,杰玛带着众人走了进去。

  说实话,这里的画风其实还不错,就是宜居度看上去颇有些存疑。

  斯莱特林学院的公共休息室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

  它位于湖底,自带特色水景;墙壁是黑色的大理石,表面透露出粗野的质感;天花板被施了魔法,看上去像是透明的水晶,抬起头就可以欣赏到黑湖的水下景色。

  此时明月高悬,黑湖波光粼粼,分外美丽。

  圆圆的灯被链子拴着,从天花板上垂落下来,泛着幽幽的绿光。室内有一座雕刻精美的壁炉台,旁边还有几把漂亮的雕花椅。

  这里是如此的神秘、美丽,唯一的问题在于湖水的覆盖,令休息室显得有些低矮、压抑。

  另外,这种环境真的不会加大得风湿的风险吗?

  在杰瑞边欣赏美景边胡思乱想的时候,杰玛学姐决定照前人的惯例来上一段讲话,她将新生们集中在了一个角落。

  “诸位,欢迎你们来到斯莱特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