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07 都是巫师,霍格沃茨开的证明

我的书架

007 都是巫师,霍格沃茨开的证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个男孩真的就是哈利·波特吗?大难不死的男孩!”

  赫敏询问杰瑞,她的语气中颇有几分惊奇。纳威跟在后面,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眼下三人已然返回了赫敏上车时所选的隔间,各自找位子坐下后聊起天来。

  “果然,你知道他的事。”杰瑞对此不是很意外,对方毕竟是万事通小姐,之前两边碰面时还简单地互通了姓名。

  不过,杰瑞还有一个疑惑——为什么赫敏当时没有点明哈利的身份,这似乎并不符合自己的印象。

  总不会是和纳威一样,才反应过来吧?那也太离谱了。

  “他的事——在书上写的那些,我全知道。”赫敏点头承认,“你知道的,我额外多买了几本参考书:《现代魔法史》、《黑魔法的兴衰》、《二十世纪重要魔法事件》。这几本书我都看了,里面都提到了哈利·波特和那个因他倒台的神秘人。”

  “那你为什么当时没说呢?”杰瑞直接了当地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他期待着女孩的答案——导致这个变化的原因。

  “我原本急着去找蟾蜍,之后又向你请教了飞来咒,再往后就一起回这面了,哪有功夫提这个。”

  赫敏顿了顿,接着说:“另外,这件事实在是太奇怪了。当然我并不是在怀疑那些书和作者。”

  任谁都听得出来,她的语气变得很疑惑,“只是一个做了那么多坏事、杀了那么多人的邪恶巫师,竟然拿一个婴儿没办法,还就此‘消失’了。这实在是……”

  “令人不可思议,对吧?”杰瑞笑着回应她,“神秘人也不只是‘消失’,有人说他因此失去了魔力,也有人说他干脆已经死了。总之,这个婴儿杀手在行凶的时候吃了个大亏。”

  “是的,真的令人难以置信,就像一个童话故事。”赫敏无意间说出了真相,不过她显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

  一旁的纳威局促不安地坐着,他不知道自己这时候该说些什么,也不好意思主动插话。

  纳威并不知道,自己差点就变成今天这场聊天的主角——大难不死的男孩、救世之星。

  不过,以他的性子,就算知道也不会想要这个荣耀却苦涩的主角身份,这可是要献祭双亲的……

  “我们不就是巫师吗?”杰瑞笑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哈利的父母都是很有天分的巫师,我想他们一定为孩子的安危勇敢地战斗过了。也许神秘人是被他们拼上性命重创了,或者干脆同归于尽了。”

  “那会儿神秘人的手下还在毫无顾忌地杀人越货,魔法部大概是为了激励己方人心、打压敌人士气,才宣布是婴儿打败了神秘人。”

  杰瑞一步步推导出自己的判断,却没等赫敏评论就又将之推翻,抛出了两个烟雾弹。

  “不过,其他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哈利天生神力,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能战胜神秘人;或者他天赋异禀,生来被特殊力量守护着,在关键时刻给了神秘人一记狠的。”

  杰瑞当然知道真相,可敬的母亲莉莉·波特,用自己的生命为孩子换取了生存的机会——其名为‘爱’的牺牲魔咒。

  但这现在还是一个未解之谜,杰瑞作为局外人显然不应该知道此事,所以他选择了模棱两可的说法。

  杰瑞的回答令赫敏略感无语,虽然确实很有道理,但正反两面都由他说了,别人又该说什么?

  于是,女孩先是点头赞同杰瑞的回答,再称赞波特夫妇一番,然后就将话题引开了。

  “你们俩知不知道自己会被分到哪个学院?我已经查询过四个学院的资料了,我希望能分到格兰芬多,都说那是最好的。我听说,当代最伟大的巫师邓布利多就是从那里毕业的,不过我想拉文克劳也不算太坏……”

  纳威闻言后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点什么,最后却还是一声不吭。

  杰瑞则耸了耸肩膀,终于等到这个问题了,可以自然而然地影响赫敏接下来的选择了。

  “我大概会进斯莱特林,”他边说边用魔杖画出了一个发光的S,“以前的冈特基本上都是去了斯莱特林,我应该也不会例外。”

  纳威的表情十分错愕,赫敏也有些意外,“可是,斯莱特林的风评似乎不大好……”

  话刚说出口,赫敏就觉得有些欠妥,这听起来就像是在说对方的祖辈不是好人似的。

  杰瑞摆了摆手,“没事,这我心里有数。由于神秘人及其党羽的缘故,斯莱特林的声名确实进一步恶化了。”

  “不过,这又不代表斯莱特林就没好人了。事实上,神秘人兴风作浪的时候,虽然他手下的食死徒大多来源于斯莱特林,但也有不少其他来历的家伙。另外,我也有自己的考量。”

  杰瑞详细地解释起来,顺势向赫敏灌输自己的想法。

  “在霍格沃茨创办之初,四位创始人就依据自身的个性、喜好和要求来分别挑选学生,由此形成了四大学院。”

  “但是,直到今日,四大学院使用的教材都是相同的,就连授课老师也是一样的。所以,就教学水平而言,各学院之间显然没有明显差距,未来的具体发展还是得看学生天赋、用功程度和机遇。”

  “既然如此,那么,挑选学院理应找适合自己的。”杰瑞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你知道的,我是蛇佬腔,冈特一族还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人,我去那里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赫敏迟疑的点了点头,接着轻声问道:“你知道霍格沃茨是怎么分院的吗?会是给出一份卷子来让我们做么?”

  “一份全是选择题的卷子吗?这倒是个好主意。”杰瑞笑着摇了摇头,“我问过卢平先生了,一位在开学前教导过我的成年巫师,他没告诉我答案,只说分院仪式很有意思。”

  接着,他补充道:“不过,我查到了位于北美的伊法魔尼魔法学校的分院仪式:他们同样有四个不同的学院,用代表学院的四座雕像来选择契合的学生。”

  “魔法可真是神奇,不知道霍格沃茨会怎么做?真想早点知道我们会被分到哪个学院。”赫敏的脸上满是向往之情,纳威同样如此。

  “其实可以推测一下,根据我的观察,在入学前小巫师们基本上没掌握多少魔法。”显然,杰瑞略去了自己,不能拿特例来当整体水平的参考。

  “真抓实干来场魔法对战的可能性,不能说完全没有,只能说微乎其微。”

  杰瑞照着答案反导了一通推理过程:“据说伊法魔尼的创始人伊索·瑟尔在建校时,曾对霍格沃茨进行过参考借鉴;那么,霍格沃茨分院多半也是靠某种道具对学生进行筛选,依据学生的特质将他们匹配进对应学院。”

  事实上,杰瑞并没有说出全部实情。比如,分院帽的最核心机制其实是学生自身的选择,它没法强迫学生去一个他们极其抗拒、抵触的学院。

  但这一点,在此时并不重要。

  纳威被杰瑞这通名为推理实为剧透的操作,糊弄的一愣一愣的,说不出话来。

  但好奇心强烈的赫敏,可没那么容易被打发,继续向杰瑞请教分院的可能标准。

  “格兰芬多崇尚勇气,赫奇帕奇热爱生活,拉文克劳渴求知识,斯莱特林野心勃勃。”

  杰瑞见鱼儿上钩了,自然是有条不紊地收线,为她简单地概括了四大学院的各自风格与形象。

  “对了,我在一本书上还看过四句学院格言:

  我们来自荒野,我们渴望力量,我们充满理想,我们英勇无畏,我们正义果敢,我们永不言弃,我们是格兰芬多!

  我们来自森林,我们心怀大爱,我们忠于自然,我们正直忠诚,我们坚韧诚实,我们不畏艰险,我们是赫奇帕奇!

  我们来自河畔,我们聪慧过人,我们冷静思考,我们刻骨钻研,我们追求真理,我们永不言弃,我们是拉文克劳!

  我们来自泥潭,我们渴望权力,我们充满野心,我们强大冷静,我们优雅自持,我们从不后悔,我们是斯莱特林!”

  在说完四个学院的格言后,他在心底默默补充道:

  “我们来自海岛,我们欲壑难填,我们心狠手辣,我们老谋深算,我们罪孽深重,我们不可饶恕,我们是阿兹卡班。”

  理所当然地,这一句没有念出来。

  借助这四句格言的修饰,杰瑞为每个学院都套上了一层美化滤镜。

  这些话听起来确实不错,四大学院中也的确走出过许多与之相称的学生。但也绝不是每一个毕业生,都能达到与格言对应的水准。

  不过,至少目前赫敏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受着四句美化格言影响,她对四大学院的好感度一并有所提升。

  “听起来每一个都很棒,”她的声音里带着喜悦与向往,“你有什么建议吗?”

  “嗯,你最好别进斯莱特林”杰瑞沉思片刻,给了一个让赫敏与纳威都十分意外的建议。

  毕竟,他前脚才表示自己要去斯莱特林学院,后脚又劝人别去,怎么想都有些古怪。

  杰瑞很快就给出了自己的理由,“斯莱特林学院的核心风格应该是精明与野心,但现在那里确实有相当多的纯血论者,至少我之前从书籍、报纸上看到的说法是这样。你要是去了那里,只怕过的不会很愉快。”

  赫敏回忆起之前自己一家在对角巷的经历,试着将那些不友善的家伙代入自己的寄宿生活:

  莫名其妙地嘲弄、讥讽;没完没了的小动作;毫无道理可言的歧视……

  顿时,赫敏脸上的表情变得相当糟糕。果然,有些不行,这种憋屈的生活简直是场灾难。

  接着,杰瑞友情解答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霍格沃茨创始之初,巫师与麻瓜间的矛盾十分尖锐。在这种环境下,萨拉查·斯莱特林信不过麻瓜出身的孩子,视麻种小巫师为隐患,决心将他们赶走。”

  赫敏也知道男孩说的那段历史,她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中看到过这些故事。

  准确来说,在更早之前她从历史书上就知道了相关背景——名为‘猎巫’的恐怖恶行。不过,她那时还不知道世上真的有巫师。

  “尽管斯莱特林的主张在那时就被另外三位创始人驳回了,但后世的‘纯血’巫师却将之又翻了出来,并进一步扩展、扭曲,使之更加危险。”

  杰瑞说出了结论,“总之,这种排斥麻种巫师的念头,自斯莱特林学院的源头开始逐渐固化、浓郁,久而久之就成了现在的样子。对你来说,那里虽然没到无底深坑的地步,但也不会多好受,没必要闲着没事找罪受。”

  “是这样啊,”赫敏轻叹一声,她本来想过与朋友去同一座学院——如果可以自己来选的话,现在看来确实障碍重重。

  她有些犹豫,不知道是否应该强行尝试一把,也许斯莱特林的状况没有两人现在想的那么糟糕呢?

  赫敏内心还是想要和朋友同行的,她在魔法世界其实很孤单。

  想着想着,她笑了出来,‘就连分院的方法,也还只是个猜测,怎么就想到该不该进特定学院的地步了。’

  “那么,另外三家学院,你有什么建议吗?”赫敏眼含笑意,再次询问。

  杰瑞图穷匕见,果断鼓动道:“我觉得,你最好进拉文克劳。据说,睿智博学的人,总会在那里遇见他们的同道。”

  赫敏的脸有些泛红,表示自己只是喜欢读书,离博学还差得很远;杰瑞则趁热打铁,对拉文克劳的学习气氛极尽赞美,虽然他压根没去过……

  没错,杰瑞打算尝试引导赫敏加入格兰芬多之外的学院。准确来说,就是拉文克劳,正好对方本身也确实具有相应的天分。

  杰瑞这么做,倒不是他对格兰芬多有什么意见,想要提前挖人。他只是想要拉开赫敏与罗恩、哈利之间的距离,进而干扰铁三角的建立。

  他之前确实有过由铁三角和邓布利多来对付伏地魔、自己渔翁得利的想法,毕竟这样既省时又省力。

  但是,现在伏地魔的魂器已经被系统标注为制造灵魂回响的原材料。

  也就是说伏地魔成了会掉落珍贵材料的稀有怪,还是数量有上限的那种,那杰瑞自然得从长计议了。

  反正伏地魔的灵魂切都切了,怎么着也不能白白浪费掉——与其被蛇怪的毒液化掉,还不如给后人贡献一份成长的养料,也算帮他提升人生价值了。

  既然如此,杰瑞就得对拆魂器小队做些布置,赫敏就是他选择的突破口。

  如果赫敏真的转而选择了拉文克劳,那么考虑到她的交际能力和这个年纪小巫师们的人际圈大小,她十有八九不会成为铁三角的一员。

  这会是一个影响深远的变化,在原著中赫敏也为三人组解决了许多问题。如果缺了她的话,这些节点多半会陷入一段时间的僵局。这样一来,杰瑞就可以掌握进度的节奏,确保不出大问题。

  当然,考虑到邓布利多与伏地魔的存在与不同意图,一成不变是不可能的。但那就需要走一步看一步了,和世上的许多计划一样。

  至于对剧情的影响,杰瑞刚穿越来的那几年还比较担心这个。现在随着他的行动冒出了大大小小、越来越多的变化,他早就担心不过来了。

  只要伏地魔育种计划别出乱子就行……

  就算赫敏依旧被分进格兰芬多——她确实很有勇气,那也没问题。

  就心理距离来说,杰瑞现在可比罗恩、哈利更接近她。只要别莫名其妙地干出侮辱对方‘泥巴种’的蠢事,日后想要获取情报绝对不成问题。

  抱着这样的想法,杰瑞又打量了纳威一眼。他这会儿一直干坐着却插不上话,整个人都显出一种闷闷的感觉。

  ‘仔细想想,赫敏的画风确实和罗恩、哈利有些不同,倒是纳威在某一方面很接近另外两人。’杰瑞望着纳威,在心里为自己横插进来的这一手进行辩护。

  罗恩是巨怪猎手,哈利是蛇王杀手,而赫敏确实小精灵解放者,这画风确实有些不太搭。

  倒是蛇人终结者纳威的画风,更接近哈利与罗恩,三位肉体派巫师组成一队难道不是一件美事吗?

  接下来,杰瑞与赫敏,还有纳威又聊了一段时间。他们的话题从已然平息的小汉格顿黑巫师火并案,一路聊到不久前的古灵阁大劫案,然后又回到未来的学校功课上去。

  杰瑞自然是信心十足,赫敏则因环境的不同而稍有担忧。至于纳威,他忧虑的程度之深,让杰瑞都不忍心告诉他,未来的魔药课教授有多么令学生难熬。

  直到乘务员再次敲门,善意地提醒他们——列车即将到站、是时候换上长袍,杰瑞才告辞离去。

  当杰瑞返回原先所在隔间的时候,正撞上一场‘精彩’的巫师团体战,双方以拳头而非魔杖热情地问候了彼此。

  没错,德拉科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