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茨之黑魔法觉醒 > 022 大洋彼岸的追寻者

我的书架

022 大洋彼岸的追寻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新月的照映下,小矮星彼得久违地施展了阿尼马格斯变形。时隔将近十年的光阴,他终于续上了这道法术。

  ‘上一次施展阿尼马格斯是怎么失败的来着?’这个疑问在彼得脑子里一闪而过,还不待他细细思考,就在夺魂咒的魔力影响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在收缩,他在变形,他化作了最适合他的样子——一只肥肥的灰老鼠。

  这一次没人在暗地里用钻心咒将彼得放倒了,他顺利地完成了变形,甩动着略微有些秃的尾巴就一溜烟地跑到了墙角。

  原地并没有多出一套男装,熟练的阿尼马格斯巫师可以精准地选择自己变身的方式——是将衣物一并变形成皮毛、鳞片,还是丢在原地。

  他们中的更高明者,即使不动用魔杖,仅凭想象生物的样子,也能在动物与人类形态间进行切换。

  原著中,小天狼星布莱克就是靠这招逃出了阿兹卡班,至于小矮星彼得?

  他都差不多十年没好好施法了,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留在原地的,只有一柄栗木魔杖和六只拳头大的霍格沃茨特产‘小’蜘蛛。

  蜘蛛们迈开八条大长腿飞快地动了起来,其中一半抬起魔杖、跟在了老鼠彼得后面。

  另一半则分散开来,从另外三面对里德尔府进行迂回包抄。

  透过【赫敏司长】的眼睛,杰瑞满意地看着这一幕,双倍的两面夹击之势,双倍的快乐。

  按他要求的那样,老鼠彼得开始了潜入调查,进展十分顺利。

  只是在墙根转了转,老鼠彼得就找到了进入里德尔府的门路——他的耗子朋友们给他留了门。

  虽然这窝小家鼠的洞穴入口,相较于彼得变身后的肥硕体型显得有些偏窄,但这只肥老鼠还是挤了进去。

  跟在他身后的三只小蜘蛛,顺着墙壁往屋檐上爬,白色的蛛丝从腹部靠后的纺织器中吐出,黏在了栗木魔杖的前端。

  杰瑞操控着小蜘蛛群按他的意志行动,也借用它们的眼睛来观察彼得的动向与屋中的动静。

  老实说,这不是一种愉快的感受。每只小蜘蛛都拥有四双眼睛,数量虽多却早已退化,个个视力糟的不行。

  蜘蛛实际上是通过单眼、感觉毛、听毛等多种器官来感知世界的,这些感觉器官传回的信号显然不适合杰瑞来解读。

  就像是在他眼前硬塞了大大小小、密密麻麻四十八个监控显示屏,而且摄像头和传声器还都是坏的。

  模糊不清的影像与嘈杂凌乱的声音,搞得杰瑞晕得慌。

  他只能像以前一样降低精神渗透的深度,只保留最低程度的引导、控制。

  细心地等待着,等待着彼得传回的情报,亦或者对方开溜的警讯……

  被重新装修了一遍的里德尔府,屋内屋外都焕然一新。从未在杰瑞那里领过薪水的打工人彼得,小心翼翼地探查这座豪宅。

  宽敞的居住空间,柔软整洁的地毯,还有各式各样的精致家具,穿行其间的彼得暗暗嫉妒起这户麻瓜来。

  是的,他一直有着对物欲的渴望,有机会好好享受一番的话,为什么不呢?

  ‘我们有魔法,如果不是该死的保密法的话,只要轻轻一挥魔杖,这些好东西都该是我们的。’

  在阴暗的角落里,彼得愤愤不平地想到。

  对这户人家,彼得发自内心地羡慕嫉妒恨。与他们相比,自己的日子实在是太苦了,简直不是人该过的。

  这抱怨没能持续太久,老鼠彼得在发现客厅没人后,就迅速地搜索起来,却没能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这很正常,谁会把小秘密摆在明处内,肯定在更加私人一些的位置。

  唯一称得上特殊发现的是,屋内有蛇的味道,而且不是一天两天的样子,完全与盖洛一家的味道混在了一起。

  是宠物吗?他猜测起来,但这应该不能作为重要情报上交吧?

  彼得总归是曾经在凤凰社里卧底、并长期窃取情报的巫师,他对这类工作还算轻车熟路。

  在确定一楼没有主人想要的东西后,这只肥老鼠蹑手蹑脚地顺着楼梯的边缘去了二楼。

  顺着被灌输进脑子里的里德尔府地图,彼得摸向了小书房的方向,里面正好没人。

  机不可失,他立即侵入这间小书房。当然,为了避免暴露,他还是尽量装出了一副老鼠觅食的样子。

  相较于其他地方,书房显得空荡荡的,靠在墙边的新书架上只搁了寥寥五六本书而已,看上去颇为不协调。

  另外,书桌上的东西也是很整齐的样子,只有一只搁在右侧的羽毛笔,显示出了最近有人动用过这里的样子。

  彼得扬起老鼠脑袋细细观察,他注意到与书桌一体的柜子被上了锁,那里面会有主人需要的东西吗?

  他没有立刻行动,谨慎地退了出来,还得去看看其他屋子的情况。

  老鼠靠着墙根小心潜行,这是他当年在霍格沃茨夜游的经验,人们总是容易忽略小东西、小角落。

  彼得先去了这家独生女的卧室,打算先从容易的那一面着手。奈何门被反锁起来了,没被邀请过的客人进不去。

  ‘要用开锁咒吗?’彼得犹豫不决,他的魔杖已经被蜘蛛们偷偷送了过来了,正被蛛丝悬在他头顶的位置。

  虽然他上学时只是明星学生詹姆与布莱克的跟班,但是作为霍格沃茨的正经毕业生,无声施法的技巧,他还是掌握了一些的。

  ‘这是高年级学生们才回去学的技巧呢,是谁与我一起练习的呢?’彼得苦涩地想到,一定是他们吧?

  ‘詹姆,莱姆斯,小天狼星,我的老朋友们。’

  他摇了摇自己的老鼠脑袋,放弃了施法的打算,还是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走之前,他用力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蛇的味道在这附近最浓。

  奇怪的女孩……

  彼得转向了那对夫妇的卧室,凭借老鼠敏锐的听觉,他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动静。

  呻吟声与肉体碰撞声此起彼伏,小矮星彼得先是一愣,接着便心头火起。

  来自夺魂咒的力量,强迫他压下了杂念,继续去执行调查任务。

  于是,彼得只好轻手轻脚地向卧室移动,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用力……就是这样……”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十分诱人,但腔调与彼得过去接触过的人截然不同。

  然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我们再生一个……这回一定能…继承…那个能力。”

  接下来的声音,时而高亢时而婉转,听得老鼠彼得自觉烈火焚身,母老鼠都显得眉清目秀了。

  在一阵悠扬的呻吟后,男人与女人停下了激烈的动作,只余急促的呼吸声。

  彼得靠得更近了……

  “还要继续找下去吗?本地麻鸡说那座宅子在半个世纪前就没人住了,魔法部的记录也显示那家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我们回去吧。”

  女子慵懒地开口说道,男人没有回话,彼得很想进屋看看。

  没得到回应的女子,接着说了下去:“快开学了,也该给蕾欧娜准备新学年需要的东西了。”

  听到女儿,那个男人这才回复道:“不用着急,现在时间还早,再等等。”

  听到男人的答复,女子显然有些疑惑,继续询问对方的打算。

  可能是运动过后心情正好的缘故,男人耐心地向女子解释了自己的想法。

  “这边所谓的纯血家族,他们的做派我很清楚。”男人顿了顿,“一有哑炮就从家族里除名,与麻鸡通婚的也是如此。”

  “可我听说冈特家族是最固执的纯血家族,这一支更是长期近亲通婚,真的会有遗留在外的血脉吗?”

  “至少在六七十年前,有一例,梅洛普·冈特和这间屋子的主人,那个叫汤姆·里德尔的麻鸡私奔了。”

  男人的声音兴奋了起来,“汤姆·里德尔后来一个人返回,过了十几年后全家被灭门。魔法部那边说是梅洛普的兄弟莫芬·冈特干的。”

  “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很正常的报复而已,再说莫芬也死在阿兹卡班了。”女子有些疑惑。

  “汤姆与自己妹妹私奔的时候,莫芬不去追杀,对方独自返回的时候不去杀人。这么近的路硬是隔了十几年才想起报复,这不是很奇怪吗?”

  男人的声音透出了丝丝得意,他以炫耀的口吻说道:“按园丁的说法,在里德尔一家被灭门的那天,正好有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出现,所有本地人都没见过的黑发男孩。”

  “你的意思是……”女子低声惊呼,“真凶是那个男孩?!”

  “你想到哪里去了?里德尔一家死于阿瓦达索命咒,怎么可能是孩子干的。”

  “我的意思是,莫芬不大可能是突然暴怒杀人的,肯定有个引子,那个男孩。”

  男人笑了笑,他的声音变得调侃起来。

  “一定是因为那个男孩,会令莫芬如此愤怒,那个男孩多半是汤姆与梅洛普的孩子。”

  “独居多年的哥哥,知道妹妹在怀孕后被麻瓜抛弃了,所以才愤而行凶吗?”

  女人先是叹息,接着又疑惑地问自己的丈夫,“就算是这样,我们又该去哪里找那个男孩的下落,这都过去半个世纪了,也许他早就老死了。”

  “放心吧,有一就有二,既然冈特家族里有人与麻鸡生下过孩子,那肯定还有别的。”

  男人不急不忙地说道:“在科姆卡利谷地与柯姆加里谷地,还有其他有可能的地方,我都安排了人手打听消息。”

  “我们还亲自来了这里,只要有继承了蛇佬腔的巫师出现,就一定能找到他。”

  “就算这一支冈特家族真的在麻鸡中留下了后裔,那也未必能继承蛇佬腔啊。”女子似乎对此缺乏信心,她继续说道:“蕾欧娜和我,还有老祖母都没有获取这项天赋啊。”

  “但是你的妈妈是蛇佬腔,可能是继承自萨拉查的血脉太过淡薄的缘故,所以才不稳定的吧。”

  男子低声说道,“等到霍格沃茨的猫头鹰飞到这些可能有冈特后裔的地方,我们的人就会搜集收信新生的情报,调查他们的家庭出身。”

  “多花些年的时间,总能找到的。”说到这里,男人似乎也有些不确定。

  “实在不行,我会通过学校的渠道向霍格沃茨申请,调查半个世纪前的学生名单,看看梅洛普的孩子究竟去了那里。”

  女子长叹一声,“非要这样不可吗?也许蕾欧娜教授的做法才是正确的。”

  “别开玩笑了,岂能坐视这源自萨拉查的神奇天赋,就这么断绝!”这一次,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坚决。“只要找到的话,与蕾欧娜的下一代,也许就能再次复苏这魔力。”

  “还是咱们再努努力吧。”女子对自家丈夫无奈地说道,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

  老鼠彼得红着眼睛离开了门缝,他觉得自己已经收集到了足够有用的情报。

  是时候回去向主人汇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