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变与不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从对汤姆的‘思念’中回过神来后,杰瑞把注意力转移到眼前的四个同龄人身上。

  看他们走的方向,是要离开村子,可眼下已然将近黄昏,他们是要做什么去?

  “布奇、莱特宁、托普斯,你们三个怎么这个时候出门?还带着盖洛小姐一起。”他打量着男孩们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

  发色依次为黑、红、金的三个男孩,你一言我一语地报告了来龙去脉。少女则笑眯眯地站在一边看着,带着令人琢磨不透的神韵。

  在今天上午的时候,图朵像往常一眼,给村里的小孩们讲盖洛一家旅行中的故事,言谈中不经意地问起了本地的传说。

  佩斯特家的小不点泰菲,年纪太小尚不懂事,居然傻乎乎地提起了里德尔府的灭门案件,一点也没意识到眼前的大小姐全家都住在那座宅子里。

  眼见场面尴尬,泰菲的哥哥玛索尔连忙打圆场,讲起了同样在半个世纪前消失的另一户人家——住在山坡对面的怪人。

  这一下子就引起了图朵·盖洛的好奇心,想要去那里一探究竟。

  杰瑞听到这里,就瞥了身边的少女一眼:小姑娘,你简直是在作死啊!

  虽说根据老弗兰克的经历,还有他这些年的不断试探,他已经判断出冈特老宅中的黑魔法陷阱会十分灵活地区别对待侵入者,但他也不能放任这群小孩去人肉排雷啊。

  对于像杰瑞本人和他的【伙伴】们,这类具备魔力的存在,老宅中除了戴尔菲进出时留下的通道外,可以说是步步杀机。

  杰瑞至今都没能将冈特老宅中的陷阱完全解除,伏地魔在黑魔法的道路上走的很远,他留下的后手不是光靠蛮力就能破解的。

  至于没有魔力的普通人,他们在进入宅子后就会被混淆视听,无法看到其内的真面目,自然连魂器的边儿也摸不到。

  不过,他们在离开后,应该会倒霉一阵子,喝凉水塞牙、下坡路摔跤这种事恐怕是少不了的。

  为了防止普通人来回进出冈特老宅,伏地魔在这里还设置了不少易于激发的恶咒,足够打消凡人们多余的好奇心。

  伏地魔当然不是那种麻瓜友好人士,他这么设计的原因无非是不想引人注目。一间老房子里反复死人,这无疑是一件奇怪的事。

  毕竟他在把马沃罗的戒指制作成魂器的时候,应该还是个在霍格沃茨念书的学生,没有后来动辄【阿瓦达啃大瓜】那么疯。

  他是在秘密隐藏魂器,又不是拍《咒怨·英国篇》,自然不会搞出什么‘鸡犬不留、入者立毙’的皆杀式陷阱。

  冈特老宅中黑魔法陷阱重点针对的,还是那些可能对魂器造成威胁的施法者。比如杰瑞这种想要欺师灭祖的家伙,就一直被拒之门外。

  看着眼前的作死四人组,他有些无奈,怎么一个个都这么不省心,太倒霉的话,恶咒也能要人命的。

  “那玛索尔和泰菲呢,怎么是你们三个带路?”杰瑞扫视三人组的眼睛,轻声询问起来。

  摄神~取念!

  面对他乌黑深邃的黑眼睛凝视,布奇三人都觉得自己仿佛被看透了,果断地向他交代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泰菲的叔叔夏勒弗兹,今天正好从外地回来了,他果断地叫停了熊孩子们的鬼屋探险活动,并让他们麻溜地各回各家。

  但是,图朵在离开佩斯特家后,再次表示想去那座老宅子看看,布奇三人争先恐后地表示要为她带路。

  杰瑞从三人组的脑子里看到的东西不止于此,这三个家伙年纪不大想的东西却挺多。

  红发的莱特宁计划借机展现出自己的胆量,好给少女留下男子汉的印象,还请求了两人的协助;金发的托普斯假意答应对方,却决定要设法压过对方的风头;黑发的布奇,则计划坑两人一顿,好让他自个能一枝独秀。

  ‘你们三个是在拍谍战片吗?’杰瑞看完他们的内心大戏后直想吐槽,三个人三场戏,不嫌累吗?

  说穿了,布奇、莱特宁和托普斯这回是想争着出风头,既是对异乡少女的朦胧好感作怪,也是他们三个平常的相处模式。

  对这个结果,倒也没超出杰瑞的预计,这些年下来,他也摸清了小汉格顿的孩子们的状况。虽然有不少爱调皮捣蛋的家伙,但并没有那种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

  眼前的三发色组合,所能做到的最大的坏事就是破坏草坪,平常碰到斯派克家养的狗都要绕着走,压根没胆子干真的会伤到人的事。

  如果他们换个目的地的话,杰瑞也会很开心地去看这出猴戏,或者说是猫戏?

  奈何这群熊孩子偏偏选了冈特老宅,这可不大好。

  布奇一伙儿基本可以被确定为麻瓜,进去后得倒几次小霉,但眼前的少女就未必了。

  原著中,里德尔府在汤姆回家‘探亲’后,就缓慢地走向了破败。购得此处房产的人并没有长期入住,单靠一位瘸腿的老园丁,自然打理不好这座本地最宽敞的大宅子。

  至少在《火焰杯》三强争霸赛时,里德尔府还是一副破败的样子。

  关于这一点杰瑞记得很清楚,伏地魔复活的那一幕,可是给那时还是个孩子的他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虽说小矮星彼得把形似畸形婴儿的伏地魔,翻滚着倒进坩埚的那一瞬间颇具喜感,但之后凝聚伏地魔出来的身体实在恶心的够呛。

  作为背景板的里德尔府与墓地,都是阴森破败的样子,任谁看都能看出它们荒废已久。

  因此,杰瑞可以很有底气地确定,原著中并没有一对旅行作家夫妇买下里德尔府,并带着女儿一起住进来的事。

  这是一个偶然的变化,还是某个特定事件的预兆?杰瑞并不能确定。

  相较前世,眼下的世界显得陌生而又熟悉,在大多数事情按照泛人类史与原著剧情运作的同时,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变化。

  红色帝国目前的领导人是戈地图没错,可他在1985年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给世界人民表演骑熊过河。

  在电视上,看到这一幕时,杰瑞整个人都是一愣一愣的,原来的地球有这一段吗?

  之后,杰瑞就十分关注对方及红色帝国阵营的动向。

  不过,由于他前世对北方邻居的历史并不怎么关心,加上这一世身在铁幕另一侧讯息不足造成的影响,能看出来的东西实在很多。

  可以确定的只有四项:

  第一,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并没有爆炸,而是被‘低价’转让给了身毒,听起来有点恐怖。

  第二,红色帝国的宣传部开足马力拍摄了大量抗德神剧,剧情可谓天雷滚滚:KV1重型坦克一炮糜烂数十里;保尔柯察金之子手撕盖世太保,诸如此类比比皆是。

  奇怪的是,这些片子在英国、法国与意大利卖的特别好,非常叫座。

  第三,红色帝国尚未从阿富汗撤军,仍然在那里与各式各样的自由战士,进行无休止的治安战。

  第四,东西德仍未统一,柏林墙尚在原地,东欧剧变似乎并不会在近期到来。

  杰瑞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面对如此多奇怪的变化,他哪有心思去管一户异乡人的事。

  现在的他,只希望猫头鹰能早点送来入学通知书,好让他顺利开启自己的学校生活。

  话说,霍格沃茨不会倒闭吧?迟迟等不见猫头鹰的杰瑞没来头的有些焦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