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事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风龙虽强,但还是败在讨伐者们的手下。

  就在胜利之时,供他们站立的石台悍然破碎,所有人都向不清的黑色里坠去。

  就在此时,一个巨大身影带走他们。

  看着巨龙带着众人飞去蒙德。

  莫•闲庭信步•无所事事•无人问津•问:艹

  巨龙变好人,蒙德危机解除,真是个好结局……如果他莫问没有被遗忘的话。

  此时,躺在特瓦林身上惬意休息的巴巴托斯突然撑起。

  完了,莫问……算了,他又不是找不到家。

  觉察莫问不在的巴巴托斯象征性地担忧了一下,然后就继续躺着了。

  风景真是不错啊,之前被阴云笼罩的蒙德还是有些阴沉了。当然,如果我现在坐在龙身上的话怕是更美好……

  ……

  “高处不胜寒,卧暑不乘凉。”

  莫问坐在女神像聚拢前伸的手掌上,看着新风景的蒙德城。

  虽然看起来不复往昔繁荣,却是有些远超往日的生机。

  莫问撑着脸,晃着腿,无所事事地看着底下的风景。

  少女们在餐厅前吃吃喝喝,有他的徒弟亚拓、有热情活泼的骑士安柏、有沉默寡言的金发少女和一个叽叽呱呱的派蒙。

  虽然他徒弟和安柏并不熟识,但因为她们性格和脾气都很相合,所以不过一会儿她们便嘻嘻哈哈了。

  这倒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对于这些,莫问也没有过多欣赏,而是高高地给徒弟打了个招呼就慢腾腾地飞回家了。

  至于他的徒弟嘛……又不是找不到家。

  几天没睡觉的莫问属实有些困了,回到家他沾床就睡了。

  ……

  “师傅!师傅!!”

  接近上晌午之时,莫问依旧在睡觉,但却被他徒弟的大嗓门给吵醒。

  “怎么了?”

  虽然还是睡得有些迷糊,但莫问还是问道。

  “温迪他!他被袭击了!”

  莫问一把抓住亚拓,随即把她夹在腋下。

  “温迪现在在哪儿?”

  “蒙德英雄的象征!”

  “嗯?”

  “就我们之前说要造木屋哪儿!”

  莫问立刻神会意领。

  ……

  “放我下来啊师傅!”

  即将到达目的地时亚拓突然慌张。

  莫问也大致知道她慌张的原因,因为她马上就要见人了,是以她被他师傅夹着的姿态强势登场。

  这个场面光是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现在更何况是在注视的情况下。

  莫问当然也并非憨批,他知道的少女的慌张,也没有恶趣味,所以他将少女放下。

  走了一段时间后,他看到了巴巴托斯和之前的金发少女。

  “温迪!”

  “哦?你来了莫问。”

  对于莫问的到来,他没有太多诧异。

  “怎么回事?”

  莫问直接开口问道。

  巴巴托斯也没有隐藏,将能说的该说的都说了。

  听完后莫问看向巴巴托斯。

  “你需要我做什么吗?”

  闻言,巴巴托斯淡淡一笑,随即摇头。

  莫问领会,就便没有多问了。

  没事做的巴巴托斯跑去回答金发少女的一些问题了。

  最后说道璃月的请仙时,莫问和亚拓都表现出好奇。

  一旁的派蒙见此开口了。

  “莫问先生和亚拓要一起去璃月吗?”

  “不。”

  莫问果断拒绝,不是他不去,而是他不能光明正大地去。

  “能吗?”

  亚拓倒是没有这方面的顾忌。

  “我们倒是无所谓啦……对吧?旅行者?”

  金发少女也有些开心地点头。

  “我们是欢迎亚拓一起与我们旅行的,但这件事你还得跟你师傅商量一下吧。”

  金发少女很有礼貌地开口。

  此言一出,亚拓立刻看向莫问,她眼里带着渴求。

  莫问没有立即答应,而是严肃地问她。

  “璃月之路长远,路途坎坷不平,而我不能无微不至的照顾你,亚拓,知道吗?”

  “知道!但我……想去!”

  少女不该如如此的好动,但也该有如此的好动。

  “嗯,可以去,但不过得等几天,新武器要做好了,你也得有些准备。”

  “嗯!”

  看着激动的亚拓,莫问手指在她额头一点,注入了气。

  “这可保你不受炼体之苦,我会在你力竭之时出现,亚拓,带着你的好奇,保持你的初心,我看好你。”

  “嗯!”

  亚拓兴奋地点点头,随即开心地看向金发少女。

  “荧!不久后的我们来这一起去璃月吧?”

  “好啊!”

  金发少女没有多想就答应。

  “看来一场可歌可泣的冒险就要开始了呢。”

  一旁的巴巴托斯微笑着感慨。

  ……

  日子过得很快,今日,艳阳高照。

  亚拓背着她的新武器,牵着她同伴少女的手,与莫问摇手再见。

  “真是……有种当父亲的看着女儿出嫁的感觉。”

  “嗯……确实。”

  一旁的巴巴托斯点头赞同。

  “你不是说你要去卖唱了吗?怎么还没走?”

  “嘛……走了就见不到这些有趣的东西啦。”

  巴巴托斯沉吟道。

  “话说你真的得下得起心?就这么看着她们需要你时才启程?”

  “当然不,我会在暗处保护她们的”

  “好嘛,我就知道你。”

  巴巴托斯对于莫问的举动没有太大惊讶,仿佛这一切祂都提前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