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再度启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哈!”

  少女揩下嘴角的血迹,随即前冲。

  一道白色圆弧出现,带起一颗头颅之坠落。

  少女拖着疲惫的身躯摇摇欲坠。

  “斩杀魔物的勇士哟,过来吧,我能治愈你。”

  带着不情愿,少女缓缓走向微笑着的莫问。

  ……

  “哈~今天可真开心啊,七七,下次也这么玩怎么样啊?”

  “嗯,但现在我只想去找软乎乎。”

  雀跃的七七带着冷漠的面庞,一蹦一跳地走向那软乎乎神兽所在的木屋。

  “软乎……”

  七七震惊地看着睡在莫问腿上的少女。

  才半天不到……

  对于莫问的花心,七七属实有些蚌埠住了。

  “噫!”

  少女原本对于睡在别人膝盖被看着什么的就没啥好感,更何况现在被人看到了,虽然是小孩,但就是很尴尬。

  “七七啊,吃好了?”

  七七还处于震惊中没有说话,于是胡桃跳出来打算招呼一下了。

  原本乐呵呵的她在看见少女后就乐得更开心了。

  “莫问,要滑盖的还是翻盖的啊?”

  因为刚刚战斗过,所以少女有些衣衫不整,再加被人看见了害羞之事,所以少女满脸通红。

  这里的缘由胡桃肯定是不知道,但看着被吓到愣神的七七,胡桃就想杀那个色胚了。

  “说啥呢?这位是我的徒弟。”

  “来,徒弟,这位是……胡桃,那个小可爱是七七。”

  “胡姐姐好……七七妹妹长得好可爱啊……”

  ……

  “要走了?这才两天不到吧?”

  胡桃有些诧异,七七直接两眼泪茫茫,真不知道她一只小尸哪里来的泪。

  “只是次不久的分别罢了,可能个把月就能再见了。”

  胡桃没什么好说的,但七七又蚌埠住了。

  看着不舍的七七莫问很是好笑,随即摸了摸她的额头。

  “多久会走?”

  “嗯……不久。”

  “……那就祝你们一路顺风啦,下次来本堂主请你们吃好吃的哦。”

  “期待下次的相遇。”

  胡桃虽然古灵精怪,但还不至于什么都好奇欲知,所以这顿聚意外地好合。

  ……

  夜。

  今天运气不错,溜个弯就能抓个工具少女,走个回家路还能遇几个代驾。

  莫问这次坐在魔物的头上,经过之前那次他就知道这群魔物的毛发质量还不错。

  不过现在这只有些太多泥了,但好在比其它魔物大了不少。

  这是只岩盔丘丘王。

  地盘较稳头还大的丘丘王坐起来不错,但也只够一个人躺,所以就是有些难为少女。

  她现在正飘在空中。

  “少女哟,你叫什么?”

  “我叫亚拓•尼斯。”

  “嗯,不错的名字。”

  “你真的想要那种力量吗?我再次重申,拿到那力量后你就离不开我了。”

  对于少女这类人,莫问能做的就是在劝劝,至于不予她获得力量的可能?莫问自问做不到。

  之前少女与魔物死斗的眼神他看得很清楚,那是被夺走至重之物的眼神。

  原本亚拓只是忽悠莫问的,但手刃了那罪孽的魔物后,亚拓的心态发生了丝丝变化。

  从杀死魔物后,她就时不时蹦出来一句“我想要”,莫问也很能理解她的想要,毕竟这种渴水之时他经历过,那真的是段刻苦铭心的记忆。

  此次的旅行也主要是为此,帮少女铸就强大肉体,顺便再回蒙德造一把武器。

  虽然这武器并不是用来防身的。

  他的想法是造一个鞭子类型的武器,这样遇到会飞的,直接控制鞭子到傲气极限范围来给敌人上个控制啥的,多加训练还可能直接将敌人拉进傲气控制圈。

  莫问开心地想着。

  “嗯,它们夺走了我的亲人。”

  “既然下定决心,那就勇往直前吧,你将来必定会有一番做为。”

  “嗯……”

  此时少女的眼神悄然发生转换,从一种期望变成了迷茫。

  “星辰还未沉寂,太阳还未熄灭,未来就是迷茫,我们只要活在现在便好。”

  莫问将少女搂入怀里,将“我们”二字咬得很重。

  因为傲气的缘故,所以少女完全没有任何动作,莫问也以为她在挥发她的情绪,于是……

  二者都在想着对方何时能松开。

  ……

  “哈!”

  少女的铁剑挥得极快,但还是被人轻易控住。

  高少女几个脑袋的莫问弯着背用手指接住了少女的剑。

  这并没有技巧,这靠的是力量、速度和反应力的压制。

  “看清楚了吗?这就是你我的差距。”

  “不,这不是,你没有动用那股力量!”

  “呵呵……那种力量你能执掌类似的,只是现在不行罢了。”

  “不!我对神选者挥过剑,他们远没有你强大。”

  “我不是神选者。”

  亚拓忽然一愣,随即想起她以前听过的一则传闻……

  “真的吗?”

  少女的心思很快活络了起来。

  “哈哈哈哈!这些得你自己去探索了。”

  主要是我也不知道。

  “先!先生!”

  莫问听到远处有人喊,随即回过头去。

  远处有个中年男子小跑而来,持有神之眼。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跑近了,有些气喘吁吁地说道:

  “先生,我能摸摸这个大家伙吗?要多少摩拉摸一次?”

  看着人容貌就知他是为商人,而且是那种精明的商人。

  莫问微笑着拒绝了这位的送钱要求,告诉他随便摸。

  而这位男士看起来却不太开心,仿佛做了一件亏本生意。

  待男子走后,少女道出了她心里的疑惑。

  “为什么不要钱?住木屋的……你不缺钱?”

  “呵呵……做事不能看表面,有些早已在暗中明码标价,哪怕我就这么站着,也会有人来送钱。”

  “哦。”

  少女对此很是不屑。

  她当然知道白收了钱就会结人,但如果换她来做,她会毫不犹豫地收。

  “哦?回去写个六百字的感悟。”

  “啊?”

  “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