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悲惨真千金修仙后穿回来了 > 第11章 脚踢腐朽娱乐圈(2)

我的书架

第11章 脚踢腐朽娱乐圈(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洛明煦为什么这么生气,程沐音其实也能猜到。

毕竟就算对娱乐圈只是浅浅了解过的人,都听闻过《落尘》的女三号流恩的名号。

业界内部称它为:资源丹顶红。

这个角色,演过的人最后都糊到查无此人。

按理说《落尘》这种三十年前一经问世便爆红,至今单单是电视剧就已经翻拍过四次的作品,即使去演个坏人也会是沾光的好事,这的确没错,但这个坏人的范围要先把女三号流恩划出去。

这个流恩是个面部有大块狰狞胎记、行事愚蠢又恶毒、说话油腻且没分寸的角色。

她虽然戏份加起来不多,但是就是一直在边上膈应人,加上上面那些特点,在《落尘》还只是小说时便已经拉了无数的仇恨,到了翻拍,这仇恨更是指数级增长,每次上街采访调查大家心中最讨厌的女角色是谁,流恩的票数总能一骑绝尘。

本来这个角色再可恨都跟演员本人没关系。毕竟大家心里都明白。

不应该将角色的事迹上升到演员,但是不知道是《落尘》这部小说的共情力太强,还是这个女角色实在太可恨,演过该角色的四位女演员,无论是向来受人尊敬老戏骨还是风头正劲的小花,在演完这个角色之后事业全都大幅滑坡,路人缘骤降。

这个角色也就成为业界人人避之不及的“毒饼”,接完后面几十年的事业就死透了。

这人啊,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一登上来泼的就是浓硫酸。

程沐音想着,走回客厅。

“姐姐,”苏瑶瑶看着回来的程沐音,眉眼弯弯眼睛扑闪,一副毫无城府的样子,说出的话却字字句句埋着威胁,“古老师现在在剧组每天都挺开心的,他本来很发愁他独子的事业,我见不得老师这么发愁,就稍微帮了下忙,老师说他很期待姐姐来,要是姐姐的不来的话,我不知道老人家会伤心成啥样。”

看着程沐音冷到没有温度的眸子,苏瑶瑶心中暗自得意。

她这个“真凤凰”姐姐程沐音,最是讲感情。

这个古无碍对程沐音有提携之恩,她能够出演第一部的电影,也就是那部让她成功入圈的电影,是因为古无碍在导演那里的大力推荐。

程沐音向来知恩,古无碍也跟她投缘,两人关系很好。

现在古无碍因为儿子的事业被她捏在手里,程沐音为了古无碍,即使知道她不安好心,也只能跟着她的节奏走进她设好的圈套里。

“谢谢你的帮忙,”程沐音呼出一口气,拳头紧握,“我会去的。”

“剧组明天开始,合同公司那边早已经签好了,姐姐你不用担心这个,”苏瑶瑶露出得逞的笑,“那我就先走了,姐姐再见。”

“再见,”程沐音咬牙切齿道,“一路小心。”

“我会的,”苏瑶瑶转头笑吟吟地道,“毕竟我还想跟姐姐一起演戏呢。”

苏瑶瑶从门口离开,洛明煦才从楼上下来。

程沐音张开手臂倒在沙发上,懒懒散散地抱怨道:“明煦,这场戏在我演过里面都算比较难的了,毕竟对手实在有点过于倒胃口。”

她说着又看向花园里款款离开的苏瑶瑶,不由得把刚刚憋得笑全反了出来:“看她的样子,估计真的以为我是不得已才接下这部剧。现在应该是在笑我吃瘪的样子,我演的不错吧?”

“她还是不够了解你,”洛明煦坐到程沐音的边上,将手上泡了雨前龙井的玻璃壶搁在茶几上,“你真生气的时候向来看起来都特高兴,笑眯眯的。”

程沐音凑过去,默契地从底下的柜子里摸出两个杯子。

“不过明煦你好像是动真怒了,之前没见你这么生气过,因为她威胁我?”

“不。”洛明煦眉眼微垂,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是因为我没有做好万全准备,给了她威胁你的机会。”

程沐音微微一愣,不仅是因为回答,还有洛明煦脸上的神情。

虽然那个表情只是一闪而过,但程沐音还是看清楚了。

绝望又饱含毁灭的味道。

“明煦?”她问。

“没事,”洛明煦冲她一如往日一样温柔地笑笑,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错觉,“不会再有下次了,这种事情,我保证。”

“什么啊,不要总把一些不该你承担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程沐音道,“今时不同往日,我现在可是很强的。”

程沐音看着不回答只是对她微笑的洛明煦,无奈摇头。

她知道刚刚那句话,这位是完全不打算听进去。

她换了个话题:“好了不说这个了,明煦你估计也想问我为什么接这部戏吧。”

“嗯,”洛明煦道,“虽然我知道你会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考量,但我还是想知道为什么要顺着她的意去接这部戏,如果想要演戏,我这边的剧本有很多,作为女主演也会更好地复出,之后再一点一点地将之前的事情平反……”

“明煦,你错了。”

程沐音笑着从桌子上拿起盛满茶水的玻璃壶,轻巧地将茶水倒入一黑一白两枚的小巧的石制杯中。

浅绿色的茶水注入,白色的杯子里的茶水依旧是浅绿色,而黑色的杯子里,茶水却呈现出无色的澄澈。

程沐音将两杯茶水推到洛明煦的跟前,把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我现在的形象在公众眼中已经固定,坏印象根深蒂固难以消除,如果去演正面的角色,就像茶水注入这白杯子,什么颜色还是什么颜色,但如果去演流恩那种纯黑的角色,便如茶水注入这黑杯子,将会产生不一样的效果。”

“我知道,但是这么做风险很大……”洛明煦顿了顿,忽然笑了,“不过如果是你,好像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了。”

“但你会去,其中还是有古先生的原因吧。”

“这只是其中之一,古老师因我而受难,我不能置之不理,”程沐音看着窗外,眉眼弯弯,露出洛明煦所知的她生气时常有的神情,“还有就是我也想回去跟有些得意的人算算总账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