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悲惨真千金修仙后穿回来了 > 第44章 称霸山间修仙界(7)

我的书架

第44章 称霸山间修仙界(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二人对话的时候, 成群的白色飞鸟侵入密林,它们的嘴上叼着瞧着古代西方样式敲着火漆章的信件。

“是分组信息。”程沐音看了一眼就判断出来,“火漆章的样式集中在十五种, 应该是同样的章分到一组。”

她说着,属于程沐音、洛明煦、孟成逸、苏瑶瑶的飞鸟们飞到他们四人跟前,在他们的肩膀上停下, 将信件分别交到他们手中。

程沐音和洛明煦的火漆章纹样是竹节, 而苏瑶瑶和孟成逸的火漆章纹样是枫叶。

苏瑶瑶拆开信件, 看见了里面正正经经的组内名单和规则,确定了之后遗憾地叹了口气:“我们不在一组啊,我之前在想不在一组或许是好事,毕竟这一场游戏看起来就不太针锋相对。”

她恶意地眨了眨眼, 随后语气切换成真实的担忧。

“但是现在我又觉得不在一组不是一件好事, 毕竟总觉得按照这个规则, 姐姐你连第一轮都撑不过去啊。”

程沐音阅读着规则, 连个眼神都没有分给苏瑶瑶,就这么听她叨叨完,随后语气平静地接了一句:“嗯,谢谢你的担心, 至于过不过, 是我们的事情,就不劳您老操心了。”

她伸手揽过洛明煦的肩膀,两人往今晚的住处走去,将孟成逸和苏瑶瑶甩在身后。

“我们走了, ”她头也没回,“第二轮见。”

“程沐音,”苏瑶瑶咬牙, “你是真的很会惹人生气。”

“的确,”孟成逸笑了,“说话是完全不客气啊。”

“她就是这样,”苏瑶瑶恨恨,“一点教养都没有。”

孟成逸拍着苏瑶瑶的肩膀安慰:“没事,没事的,别生气,等她落到咱们手里,让她给你连着磕一百个响头怎么样?”

“噗呲,”苏瑶瑶的脸上云开雨霁,“那我等着了。”

——

那边苏瑶瑶和孟成逸这边在为梦里的美好未来谈得不亦乐乎,另一边回到自己帐篷的程沐音和洛明煦正在为明天的比赛做准备。

他们在帐篷内一同解读着明天狼人杀游戏的规则。

规则写在信封附着的信纸上,是漂亮的花体英文。阅读时,信纸还传来一股山茶花的芬芳。

程沐音的英文很好,她没有障碍地阅读了下来。

【这是在一个偏僻的小村落发生的故事,小村落原来有几十人,但在一个月夜,狼人潜入,杀掉了其中一些村民,并且披上了他们的皮。此后村内死伤繁重,因为狼人每夜都要出来杀人。为了减伤伤亡,找出潜伏的狼人,村长组织了每日一次的泉水审判,现存的村民们会将他们认为的狼人的名字写在密封的信件里,每天早上将信件投入箱子里,最后由村中的魔法泉水公开计数,得票最多的人会被绞杀。

现在你们九人是这个村子最后的幸存者,你们中有三个狼人,三个平民,一位村长,一位女巫,一位预言家。前半夜是狼人活跃的时间,狼人可以在村子内随意活动杀人,但为了暴露,每晚只能杀死一人,而后半夜则是预言家和女巫的活动时间,预言家可以在接近清晨的后半夜与神明交流,知晓村中其中一人的真实身份。女巫拥有两瓶药,一瓶毒药一瓶解药,但两瓶药的使用时间很是苛刻,只能在在后半夜使用。解药可以救人,毒药可以杀人。作为村子的领导者,村长拥有在泉水审判上投两票的权利。

当太阳升起之时,神会在你们耳边轻语你们的身份,请不要将底牌随意暴露。

注意!当平民全部死亡,整个村子就会陷入无尽的诅咒。若是预言家、女巫与作为领导人的村长全部死亡,没有领导的村子也只能成为狼人的腹中餐。

村中人,请谨慎决定每天怀疑的对象,尽力找出狼人,虽然被绞杀的人不会复活,但我相信在正义的审判里,剩余的你们会获得新生。而狼人,请你们尽力地制造杀戮,将月夜的黑暗笼罩在这个村落的头顶吧。

谨记,一切均发生在密林之中,祝你们好运。】

“就是普通的狼人杀,屠边局。”程沐音总结,“神阵营有村长、女巫、预言家,平民有三个,剩下三个是狼。狼的任务是杀光一个阵营的人,神和人阵营的任务是杀掉所有狼。没什么特别的,中规中矩。”

“不过说实话,真讲究,”程沐音打量着信纸,“这个花体并不是打印的,如果我的嗅觉没出错,用的墨水还是年代比较长久的古墨,里面夹杂了灵石的粉末,这种墨水一般是来写族谱之类的东西,或者是门派的重大发展记录,主要是留给后辈观览的文献,毕竟这个墨水能万年不褪。现在居然拿来写这种一次性的信件,太奢侈了。”

“古墨什么的我评鉴不来,从沐音你描述的来看就十分珍贵,”洛明煦看着信纸,“不过从这封信来看,这个组织者应该对现在的修仙界没什么好感。毕竟根据钟衫以前跟我聊起过的,现在的修仙界教育小辈一般都是自己教,内容大多是四书五经还有修仙界的发展史以及功法,像十方阁这边把小孩送到凡世上义务教育的,完完全全是异类。在山内长大的那批会英文且能通读这篇口吻偏向中世纪宫廷英语的人很少,而这封信上的规则对第一轮比赛又极为重要,这完完全全是刁难了。”

“也不算是完全刁难,”程沐音笑着看着信纸,“毕竟狼人杀很为人熟知,如果他真的要完完全全的刁难,那就找一些冷门,而且极易淘汰的游戏即可。”

“所以狼人杀不是他抽的,而是特意选的。”洛明煦明白过来。

“嗯,算是给那些山内修行的参赛者留的后路,不让他们淘汰太多。”

“后路应该是为了第二轮能留下人,”洛明煦猜测,“针对的话……抱团。”

“bingo!”程沐音笑着打了个响指,“因为山内修行的弟子通常之间有交情,为了削减这一优势,所以特别用英文写了规则,但同时又挑选了众人熟知的游戏,不让这一优势过于过分。”

“追求公平吗?但是没什么用吧,”洛明煦一针见血,“只要认识的人里有熟知这个游戏的,要抱团还是很容易。”

“不,我觉得不止这么简单,能组织这样大会的人不会做出这种半吊子的决定,”程沐音摩挲着制作精良的信纸,“他应该有别的线索,就藏在规则里。”

“这个先不论,这个规则对我们来说很不利,”洛明煦道,“我们是被针对的人,无论抽到什么都可能被第一轮投掉,而且我们这组里面还有三个青山观的人,针对会更严重。按照信件里的说法,被绞杀的人不会复活,那被投出局应该就是直接淘汰,即使我们两人中有人是村长,在所有人都针对的情况下,两票也没用。”

“那个‘组织者’不会不知道,”程沐音重复地阅读着信件,仔仔细细地品读着每一句,“线索应该就是为我们这样的人准备的。”

她读着,骤然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笑。

“我找到了,”程沐音道,“原来如此。不必担心,我们绝对会赢。”

“什么?”洛明煦茫然。

“看这里,”程沐音手指在最后一行,一字一句的读道,“谨记,一切均发生在密林之中。”

“密林之中,”洛明煦沉吟,随后脸上也露出笑意,“我明白了。”

“果然,那个人不简单。”程沐音评价。

他们的话语被水镜另一面的黑衣男子收入眼中,他饶有趣味地支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膝上的猫。

“我藏的彩蛋终于有人发现了,这还是第一次,”他的声音带着笑意,“厉害厉害,我还以为我藏得不错呢。”

“呀,看看谁这么倒霉跟他们分在一组,”他伸了个懒腰,直起身子,翻着桌上的文件,“这不是纯纯的完蛋了嘛。”
sitemap